【阿木】简评韩方之战
http://www.ahradio.com.cn 2012-02-07 14:55

  我一直认为,韩寒和郭敬明差不多,都是商业偶像,只是他不抄袭,比后者强

  实际上,韩寒是个精心包装的商业神话。说穿了就是靠三反起家,反智反权威反体制——彻底反智,有选择地反权威,机灵地反体制。反智吸引不读书的笨蛋,有选择地反权威吸引有些小叛逆的笨蛋,机灵地反体制则吸引有些知识有些理想或幻觉的笨蛋。这就是韩寒及其团队的套路。

  可惜,不论媒体和知识分子如何给韩寒加冕,他只是一个按照既定目标前进的现实主义者而已。他自称杀戮权贵所以有权杀戮群众,实在是个笑话。韩寒惟一一次实质性推动公共话题是上海钓鱼案,其余博文基本以冷嘲热讽挠痒痒为主,也很少持续关注一个话题,打一枪换一地,跟普通喷子网友没什么不同。

  韩寒是否有人代笔,我不关心,因为全部代笔,决无可能。

  但方舟子一发难,韩寒这边的表现也相当糟糕。路金波是最大的“猪一样的队友”。此人是个商人,商人无可厚非,但在这种也许是韩寒一生中最大的公关危机之时,还不忘记跳出来揩油,就很让人讨厌了。悬赏多半就是路金波的主意。

  韩寒起诉是最大的臭棋。“当代鲁迅”韩寒不能用笔击倒“网络鲁迅”方舟子,却闹到自己多次表示不屑的中国法院上去,这不是很奇怪吗?起诉方舟子,应该是韩寒从他出道以来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。韩寒胜诉,仍无法平息质疑,还可能担上借法院钳制言论自由之恶名;韩寒败诉,则其个人一败涂地。因此,不论韩寒胜诉还是败诉,都是糟糕结局。

  我倾向于保护质疑公共人物的权利,而更多人倾向于支持韩寒保护名誉的权利。言论自由的边界确实很难界定,不过霍姆斯大法官说过,“所有生活都是一场实验”。而我持的态度,是在实验中尽可能地追求言论与思想的自由,而非相反。公共人物的名誉与个体及媒体的批评自由而论,我更爱后者。

稿源:安徽音乐广播
 相关新闻>>>